藏在鞋底里的钱
  时间:2018-06-10  点击量:   
【字体:

中午吃饭的时候村里的一个大爷喊爸去他们家接电话,说是大舅打来电话让爸接电话,爸接电话回来就和妈妈说:“哥给我在青海找了一个活,让收拾一下明天去青海,家里就靠你一个人了”。妈长叹了一口气说:“去吧,这不是没有办法吗,大的小的都要念书不出去靠地里的收入吃饭还成上学就难了”。其实爸出去打工的事他们之前就商量好了,是妈托大舅给爸找的活。下午妈用家里一床盖了好多年的被子给爸缝了床褥子,又找了一床稍新一些的被子和爸的几件衣服一起困了起来,这是爸外出的行囊。

第二天一早我们还没有起来爸就搭乘村里外出办事的车打工去了。我们家乡把外出打工叫“搞富年”。这是谐音只是听大人们这么叫,字怎么写就不知道了。这也是我根据大人们说的谐音理解出来的“搞富年”,就是出去挣钱,回家好过个富年。

爸去青海打工了好远啊,那年我初三,最远到的地方就是乡里,我在乡里的初中读书,从那天以后干什么都就觉的空,心里空,家里空,去学校也觉得的空,总感觉心里缺什么。爸去青海打工一去就是一年,这一年我和弟弟妹妹们想爸爸,想的时候我们就偷偷的哭,我们不敢让妈看见,怕妈看见心烦,这一年爸不在家,妈一个人支撑着家里,又要去地里干活,又要照顾我们几个。妈一个女人家地里的活干的很吃力,村里的有些人不尽不帮忙还看笑话,因为孩子多穷,村里有些人看不起,那一年妈受了很多委屈,也瘦了好多。

腊月二十六逢集,妈和二妹乘了一个村里的顺车拿这家里的瓜子去卖,还要去接爸,爸回家过年了。我们很高兴,弟弟都是在跳着走路。晚上爸和妈二妹回来了,爸进门了,对着我们几个笑,然后挨个摸我们的头,摸完了就在椅子上坐下了,刚坐下爸就把鞋脱了,拿出鞋垫从鞋里掏出来了一叠钱,同样的又从另一只鞋里掏出了一叠钱,然后拿着钱让小妹妹问,小妹妹边笑边躲。小妹妹问爸“爸你怎么把钱放鞋里,把钱给熏臭了”。爸说:“坐车,怕钱给偷了我就给放鞋里了保险,这是你们的学费可不能丢”。爸把钱放在桌子上,我先拿起来数了一边,整整五千块钱,二妹又拿起来数了一边五千,我们姊妹几个挨个拿着钱数了一边,心里那个高兴劲的,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啊,也忘了钱是从鞋里拿出来的,还一个劲的沾这唾沫数呢。爸说:“前段时间干活的时候不小心从架子上掉下来把腿摔了花了一千多块钱不然能有六千多块钱呢”。我和妹妹弟弟听了以后都沉默了,二妹的眼泪都出来了。爸说:“没事了,这都好了,只要你们姊妹几个把学习学好了,考上大学了都就好了”。一会妈拿出来了一千三百块钱,妈说:“这是今天卖瓜子的钱,加到一起就六千三了,放到一起,我收起来”。二妹说:“妈我在数一边你在收起来行吗?”妈点了点头。二妹又把钱数了一边。我们姊妹几个真没有见过那么多钱,之前上学的学费都是爸妈这五十那一百的借的。那晚我和妹妹弟弟们兴奋的睡不着,一直在傻笑,不知道在笑什么就是觉得乐,高兴。那是08年的事,那年全国各地都在降雪、降温,但是我们家因为爸藏在鞋里的五千块钱暖了一个冬天。


鹤壁项目部  赵婧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