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四十年家乡巨变
  时间:2018-08-08  点击量:   
【字体:

我出生于美丽的胶东半岛山东龙口的一个小乡村。1978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伊始,我还是一个刚刚步入小学校门的一年级的孩子。那时候,我从未见过电视、冰箱以及今天所能见到的一切电器。我家当时用的最多的是煤油灯,逢年过节时才会点蜡烛,蜡烛点燃的时候奶奶会时常用剪刀剪短烛芯,这样可以让蜡烛燃烧得慢一些。偶尔家里大人还会点起电石灯,虽然危险而且散发着难闻的气味,但是感觉火苗发出的光真是亮得耀眼,只可惜随着电石遇水分解产生的气体很快燃烧完,灯便随之熄灭了。灯里放的电石,是因为加入水发生化学反应生成了可燃气体,周围村子有人家曾因为加水量没有掌握好,电石灯发生爆炸有人脸被严重炸伤。贫穷使人无知,现在想想,真是让人后怕。

随着国家改革开放的政策在农村逐步展开,我们村也开始推行“包产到户”,我周围的生活也随之开始发生着变化。只是那时候我一个乡下孩子,不可能意识到这一切是源于国家政策所带来的巨变。在我三年级时的一个傍晚,当村里发电机第一次发出电流,家里电灯亮起那一刻,全村人都在欢呼雀跃。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一天爸爸妈妈经过反复商量决定了家里的一件大事,我家买收音机了。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正赶上是端午节,我妈妈把她自己的姥姥和我的奶奶都请到了家里,家里那天过年一样特意吃的蒸米饭和炖排骨。全家人围在一起一边听着收音机里播放的吕剧节目《小姑贤》,一边美滋滋地吃着难得的美食,那份喜悦至今回想起来仿佛就在眼前。

伴随着自己求学的道路,十九岁以后我便离开家乡到了外地生活。此后的每次回乡,我都在深刻地感受着家乡的变化,这份变化也带给了我们这些常年飘泊在外的游子们由衷的自豪。在我高中毕业二十周年回母校龙口一中聚会时,各地归来的同学们在一起追忆了当年在校时的艰苦。几十人的宿舍,大家睡的通铺,北方的冬天里没有任何取暖设备,睡到半夜,手脚还是冰凉的。早晨醒来时,脸盆里的水都结着厚厚的一层冰,大家砸开冰,用手随便沾点冰凉刺骨的水在脸上象征性地抹两把,就排队跑操去了。如今的母校,各类基础设施一应俱全,并且配备了先进的信息网络系统、实验室系统和体育运动系统。我的同学们如今分布于祖国各地,也有的专门从国外归来,按捺着内心的激动,亲历、见证和享受着母校的巨大变化带来的震撼和骄傲。

在国家统计局连续多年对全国2000多个县级城市的经济及基本竞争力综合评价中,我的家乡始终名列前茅。我出生在那里,并且度过了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连接当年在家乡所有的记忆和如今每次回乡的切身感受,我深刻地见证着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家乡所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巨变。去年回老家休假,恰逢龙口市争创全国文明城市迎检验收,一天清晨在林苑公园散步,巧遇电视台记者随机采访。我对记者讲述了前一天我妈妈去早市发生的一件事。那天我妈妈在早市的一个摊位上买了一包香菜,付过钱后就提着手里的大包小包走了。过了好久卖菜的摊主气喘吁吁跑着追上了我妈,送来了她买的忘在摊位上的菜。我妈妈过意不去表示感谢,卖菜的年轻的媳妇笑着说:“咱整个龙口市现在都在创城,我做这点小事不算什么,是应该的。”那天面对镜头,我深切地感慨着家乡在国家改革开放过程中发生的经济腾飞及其随之所带来的整个城市的文明和进步。作为长年生活在外的游子,我的自豪是发自于内心的,那一刻,我相信我的自豪比终生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家乡父老们感受得更加真切更加强烈……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向全国人民描绘了一幅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美好愿景。我由衷地祝愿我的家乡越来越美好,祝愿我的祖国越来越昌盛。


 

(党群工作部  张绍爽)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